關注微信
小程序

雙循環下農機進出口業務的再審視

作者:李勇 本站發布時間:2021年05月03日 收藏

  據海關統計,2020年我國農機產品進出口貿易總額103.98億美元,同比增長9.5%。其中,出口額87.47億美元,同比增長9.4%;進口額16.51億美元,同比增長9.8%。2020年,我國出口“一帶一路”國家農機總額36.47億美元,占同期農機出口總額的41.7%,同比增長13.3%。在全球經濟爭端趨緊、疫情沖擊的大環境下取得這樣的成績,實屬難能可貴。

  回頭看農機行業自2015年開始的轉型升級路程,“調整”、“降速”、“提質”“升級”、“優化”等關鍵詞成為了產業發展的鮮明標簽,市場運行速率大幅回調,2018年、2019年更是進入了產業運行低谷,國內外業務均出現回落;2020年,雖然疫情突如其來,世界經濟遭遇巨大沖擊而出現大幅回落,多數行業業績大跌,但是在多重政策助力、農業回暖、糧價堅挺、技術創新、洼地爬升等因素共同作用下,我國農機行業反而實現了逆勢增長,不管是國內市場還是產品進出口市場,都呈現出不俗的增長態勢。

  回顧2020,三個表現特征鮮明

  2020年,我國農機進出口市場在三個方面成效顯著,且進步表現可圈可點。

  一是,農機出口呈結構性優化趨勢。

  2020年,我國農機產品主機出口57.80億美元,同比增長15.8%;零部件出口29.68億美元,同比下降1.2%。園藝、牧草機械為出口第一大類農機產品;農用車出口列第二位;糧食加工、家禽養殖機械出口列第三位;同時,傳統農機拖拉機、收獲機等主機產品出口呈增長趨勢。與國內農機供給側改革同步,農機進出口品類也不斷調整,目前,從農機整機、農機具和農機零部件三大商品結構構成看,農機主機和農機零部件占比達90%以上,同時,我國中小型農機出口的競爭優勢順應國際需求逐漸向大型化產品過渡,從區位上看,山東、江蘇、河南等農機出口大省的地位愈加穩固。

  二是,“一帶一路”國家業務合作呈現出良好的發展態勢。

  據統計,2020年,我國農機出口排名前10名的國家依次為美國、德國、印度、澳大利亞、俄羅斯、越南、日本、英國、泰國、印度尼西亞,其中,“一帶一路”合作國家占據了半壁江山。在農機產品進口領域,我國進口產品集中在大型、大馬力、大喂入量等智能產品以及核心關鍵部件、壟斷技術工藝上,數量不眾,但是價值不菲,比如TMR攪拌車、自動飼喂車等飼喂機械,擠奶機器人,大型青貯機械,半喂入收割機,打捆機D型打結器,深松機犁頭、精播機指夾等,進口農機整機、部件及核心技術等國產化替代依然任重而道遠。

  三是,中國農機創新進程提速且成效顯著。

  固然我國農機行業存在諸多短板領域,但是整體進步有目共睹,我國農機發展正在進入新階段,行業專家判斷,目前,我國農機科技創新已經從“改造仿制”進入到“以自主創新為核心”的協同創新階段,產業進步明顯。具體到農機進出口市場,回溯10余年農機出口,順次經歷了2003—2005年的高速增長、2005—2009年的下行回落與2009—2020年增速放緩三個階段,尤其是2013—2018年,我國農機出口交貨值每年維持在300億元的水平,同比增幅進入個位數,2019年出現大幅改觀,2020年持續增長。就產品整體表現而言,國內農機科技創新成效顯著,中高端產品競爭力大幅提升,國際競爭優勢逐步增強。

  展望2021,三個舉措必不可少

  2021年,疫情尚未全消,經濟爭端不斷,全球競爭變數增加,尤其是美國實行單邊保護主義,對我國發動“貿易戰、科技戰、經濟戰”,實施所謂的“脫鉤”“去中國化”等措施,使得我們的產業鏈存在斷供風險。應對更加惡劣而嚴峻的全球化競爭,我們必須全面落實國家“雙循環”戰略,快速構建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

  就農機行業而言,前景向好,中國農機企業應抓住機遇,不斷創新海外業務模式。中國機電產品進出口商會工程農機分會副秘書長伍靜芳說,“中國農機企業一方面要積極參與‘一帶一路’建設,抓住‘一帶一路’倡議給農機‘走出去’帶來的機遇;另一方面要用足用好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RCEP)便利化政策,尋找海外市場農機需求新增長點。中國農機企業還應充分利用跨境電子商務平臺,建立營銷網絡,拓展線上出口。”

  眼下乃至今后,我國農機企業在進出口領域應該在以下三方面下足功夫。

  第一,產品致勝,科技創新持續加速度。

  不管國際形勢如何變化莫測,全球化市場競爭趨勢是不變的,并且一定會伴隨著時代發展迸發出新的特征。全球各國企業同臺競技,拼到最后仍然是產品和技術,這是競爭的根本??陀^地講,我國在技術產業領域存在不少落后環節,據統計,聯合國260多項子產業1200多項次級產業中,我們有600多項受制于人。農業裝備領域亦是短板明顯,存在不少的技術工藝壁壘,如何突破?唯有自我強大,國內農機行業在技術工藝創新上仍需加大力度,聚焦短板補齊、壁壘突破,不斷提升中國農機產品核心競爭力,實現進口產品的國產化替代,在滿足國內市場需求的同時,加大海外市場拓展力度,實施全球化戰略布局,搶占更多的市場份額。

  第二,構建農機產業鏈發展新生態。

  與美國等發達國家相比,我們在某些方面處于“鋸齒型引領”狀態,所謂“鋸齒型”,即你有在前的、我有在后的,但是在另一個領域我有在前的、你有在后的,各有千秋、各有長短,不再是我們完全落后、人家完全領先。比如農機領域,我國的無人機產品全球領先,但是大型畜牧機械、超大馬力拖拉機等產品就依賴進口,因此,應對全球化市場競爭,全體農機人必須拓展開放式思維,構建更加廣闊的產業鏈,一方面,我們要供給側、產業鏈、供應鏈并舉,不斷豐富自身對核心資源的供給能力,加快培育完整的內需體系,滿足國內用戶需求;另一方面,要放眼全球,要引進來、走出去,加大海外市場拓展,實現全球更優配置資源。尤其是在美國等國家的多重打壓下,國內農機產業必須要依靠自生力與其他資源補充,持續推進結構性調整,強化與不同國家產業鏈上下游合作,完善海外服務體系,加強屬地化運營,在海外用戶當中持續樹立中國農機品牌形象,不斷提升中國農機的國際市場份額。

  第三,借力“一帶一路”,持續提升中國農機的國際影響力。

  據有關部門統計顯示,自2008年以來,我國每年對世界經濟增長的貢獻達到了30%,并預測,在未來新發展格局之下,我國每年對世界經濟的增長貢獻也會維持在30%或者更多。在與諸多國家農機業務合作領域,隨著國家“一帶一路”戰略實施,我國與各相關國的戰略聯盟與經濟合作愈加深入,我國農機行業也迎來新的發展機遇期。實際上,截止到目前,國內許多農機企業已經乘借“一帶一路”戰略東風,將農機進出口業務合作推向新層次,如,一拖與白俄羅斯明斯克合作碩果累累;中聯重科向東盟十國推介全產業鏈產品;青島璐璐機械辣椒除柄機在印度市場占據絕對份額;阿爾及利亞拖拉機9成是山東制造;印度尼西亞對我國的小型農機情有獨鐘……由此可見,“一帶一路”戰略對我國農機產品進出口業務產生著巨大的推動作用,任何一家農機企業,在海外業務操作時都必須給予更大的關注力。

  農機行業的發展與進步離不開全球化,全面落實國家“雙循環”戰略,農機企業應利用好國內與國際兩個市場、兩種資源,最大程度地滿足國內需求,積極拓展海外市場,讓中國農機制造叫響全球。

分享到:
新聞來源地址: http://www.shqqqq.com/
  • 暫無評論
加載更多